41 公益活动

办学人陈一丹

来源:http://gongyi.qq.com/a/20151016/056336_all.htm#page1    2016-06-29

陈一丹出资20亿,要帮民办教育松松土。

2015年5月开始,武汉学院获批脱离母体中南财经政法大学,转设为民办本科高校。陈一丹首期投资20亿元,承诺不拿走一分钱,办一所非营利民办大学。

与 马化腾共同创立腾讯十年后,陈一丹便开始捐赠教育。担任腾讯首席行政官同时,他一直安静地做着办学人,极少接受媒体专访,因为他“不擅长”。武汉学院转 设,20亿的数字太惹眼,很多人才知道这位“马化腾背后的男人”,其实2009年他就已正式投资民办二级学院武汉学院。

有 媒体说他要“打造中国的斯坦福”,要藉此“推动教育体制改革”。接受《中国慈善家》专访时,陈一丹笑道,“哪有那么轻易呀?一所好的大学,是需要一代代人 努力和累积的。”他谨慎地修正,“不是说我要改革了,不是这样,我只是想做一个样本,尽一些绵薄之力,是一种促动和松土。”

他说他不是金主,也不是教育家,他要“搭建平台,老老实实做一个办学人”。

搞搞新意思

陈一丹张开双臂,这是个拥抱未来的姿势。

6月16日,武汉学院2015年毕业典礼上,他身着礼服,帽檐垂下金黄色流苏,为武汉学院转设后首批毕业生致辞。典礼现场,陈一丹临时决定要“搞搞新意思”。在其提议下,学士帽被毕业生们高高抛起,陈一丹站在其间,与学生们一同拥抱未来。

办学人陈一丹

2015年武汉学院毕业典礼,毕业生将学士帽抛起

“他们说像魔法学校一样。我希望这成为传统,每次毕业时就把学士帽全扔起来,释放一下。当然,还得捡回去,收拾好。”陈一丹说。

这不是陈一丹第一次参加武汉学院毕业典礼。

2009年,陈一丹投资武汉学院,这位来自远方深圳的办学人要搞搞新意思,提议办场毕业典礼。

“海外的大学,人家读书四年,毕业时家长都要来,很重视的。”

但这想法当时未能实施,原因是少数人没拿到学位,有人担心他们心理失衡而在典礼上“闹事”。这一理由听上去“很搞笑的”,但这也确实是很多大学不敢举办毕业典礼的最大顾虑。

“我说这些可以处理的嘛,绝大部分人是拿到了学位的,不能因为小小的事情就不办了。”

结果拖到下一年度,才逼着办了。那次毕业典礼平安无事,喜庆欢乐。“挺好嘛,后来每次典礼都很重要,成为一个激发他们的仪式。这是基本的,还没到创新,需要补课的东西已经发现一堆了。”

5 月,教育部批准转设,之于陈一丹和武汉学院,这一消息与其说是宣告一个阶段完成,不如说是久盼而至的开始。新的理念、校董会的改革、考核制度的完善,一切 都等待这一刻到来再做继续推进。“要怎么做,要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,要对老生、新生发出信号,要对教师发出信号。”在此之前,他和武汉学院已经为这一刻铺 垫多年。

陈一丹很清楚,武汉学院未来发展中最重要的是人,为此,陆续引进了几十个博士,壮大师资队伍,但仍由老一批带队。

独立学院时代的武汉学院没有完善的教师考核机制,而推行新的教师考核制度,恐怕是改革中最为重要且最为困难的一环。

陈一丹素有“腾讯奶爸”之称,一直负责腾讯行政、法律、政策发展、人力资源、管理机制及公益慈善基金等事务。腾讯在深圳成长至今,已有数万员工,陈一丹为其建立了成熟先进的管理系统和完善制度。

作为改革试验田,接纳与创新已成为深圳的基因,而武汉沉淀太久,它蓄积的巨大能量才刚刚破土而出。一些新鲜的理念与模式,仍需时间进行培育。在武汉学院,陈一丹也尝试做过一轮“影响工作”,让教师知道有这么回事,先去理解。

“教育有教育的规律和机制。但无论是企业,还是学校的考核,总要跟你实际的效果和付出挂钩。这个绩效当然与企业会有不同,但在学校的教育理念下,你做了什么事情,达到了怎样的效果,二者应该是匹配的。”

近两年,武汉学院已出台相关考核制度,但暂时还没能跟薪酬挂钩。

陈一丹很感谢元老在独立学院历史阶段为学校打下良好基础,欣慰他们很开放,能够接纳一些新的理念,但他也仍能感受到进一步改革“还是很艰难”。


更多查看 http://gongyi.qq.com/a/20151016/056336_all.htm#page1